焚墨请战

随我自韶颜战至鬓边霜寒。

陈奕潞:

『太温柔难免过得不自由。』

我走过那么多细雨湿润的街道,却再也得不到一个放不下的你。

秋已深

我欲看江山雪

风已寒

我欲看江山雪

荒原孤月

最是凛冽纯粹

北国山川

应已银装肃穆

傍晚闻桂花香至,小雨嘤咛

妄饮凉酒作温汤

气息萦萦

晶莹扑面

我欲看江山雪


EchoKid 手工書套:

爱值得生。爱值得死。我对你的搜寻,你对我的搜寻,都超越了生与死,成了荒野中一声长长的呼唤。我不知道我听到的是回复还是回声。也许我什么也没听到。但这无关紧要。重要的是旅程必须要进行。——珍妮特 温特森

苍天饶过谁,是啊,都是公平的。

注定这么多年一个人,注定没有希望地漂泊。

谁让你自私冲动,谁让你嘴贱多事,谁让你不知轻重,谁让你固执己见。

带着层层叠叠所有的愧疚活下去,摆不脱自作自受的抑郁,你在梦境中带上枷锁,从此不再快乐。

愿你落难无人相救,无处诉说,愿你死于无人可爱,无人可亲,愿你死后埋骨他处无人收,愿你来生不再为人。

——给你最恶毒的诅咒,亲爱的艾佳。


你又渴望而畏惧着好多 伴你身侧 而身侧却是银河|喜欢就去表白。


没有安静的地方,没有自己的空间,不能喘气,不能逃脱,所有灵感在枯竭,所有现实在腐坏,梦里的太美好,久违的失落。


端午安康